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隰县玉露香梨

主题: 刘雨秋的诗和远方

  • 隰县新闻-吴阳阳
楼主回复
  • 阅读:7969
  • 回复:0
  • 发表于:2018/3/7 16:45:56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隰县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刘雨秋的诗和远方

——读刘雨秋的组诗《一路向西》


  浪漫派诗人诺瓦利斯说:“哲学原就是怀着乡愁的冲动到处去寻找家园。”其实文学更是如此,特别是一些诗人总觉得自己心中的那个家园就是诗和远方,于是就义无反顾地去寻找家园,然后构筑诗和远方的理想王国,再铸爱和生命的精神高地。

  刘雨秋就是这样一个浩荡、旷宏、博深的浪漫诗人。他的组诗《一路向西》,就是他不愿苟且,遵照自己的内心,而在奔向诗和远方的路上踏破风雨和泥淖、承载沉思与孤独、沐浴朝霞与夕晖,给自己的生命潜入的一种芬芳和诗意,为大西北唱出的一种沧桑和大美。他的这次西行,不只是一时的乡愁冲动,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诗歌梦幻和远方情结。“蠢动了无数个春秋,压抑了很久的漂泊情结,今天得以如黄河泛滥般宣泄。”(《一路向西》)

  正是这种生生不息的漂泊意识和熠熠生辉的西北情怀,才使他“抛弃一切红尘的思维,放下心里的一切得失,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将心灵又一次放飞。一路向西,一路向西。”(《一路向西》)因为“神秘的大西北,才是我心灵的归宿之地。”(《一路向西》)

  提起大西北,人们往往喜欢和辽阔、荒凉以至贫穷和苦难联系在一起。当然也有一些矢志不渝的挚恋者和钟情者,特别是那些想诗意地栖居大西北的诗人。刘雨秋就是其中之一,但他的起始地离大西北要遥远多了。于是他在一路向西的路上,必须有足够的思想和文字准备,为内心为所爱为正义,为每一个令他心动和心痛的遗址和景点留下他的诗,才可以奔向远方。他从贵州出发,在一路向西的路上,路过的第一个景点是汶川地震遗址。

  汶川,一个举世闻名的地名,一条离我们那么近又那么远的生死线。“那么近,从2008年5月12日,心里就一直萦绕,一直缠绵。那么远,贵州到汶川,千山万水,关山重重。”(《汶川怀想》)但他还是来了,尽管是路过,尽管迟了十年,而“今日的汶川、映秀,一片有条不紊,一片生机盎然。”(《汶川怀想》)让他欣慰,让他衷心地祝福:“多么希望那只是个噩梦,时光倒流、定格,一片片废墟幻影般恢复,一个个鲜活的身影从废墟中爬出、站起,微笑着回到自己幸福的家园——永远也不经过2008年5月12日,这条生死之线。”(《汶川怀想》)

  通往大西北的路上,有无比丰富的文化遗存,单单那些诸如武则天和唐太宗“寝宫”乾陵、世界几大奇迹之一的兵马俑和世界级艺术博物馆敦煌莫高窟千佛洞等等数不清的遗址和景点,我们一辈子也游不完。即使“诗仙、诗神”在世,也不会以一己之力将诗云覆盖整个大西北。而有感而发、为爱而诗,才是一个西行诗人与西北文化的最佳对接。刘雨秋来到了松潘古城,这是一座历史上有名的边陲重镇。望着这个“扼岷岭、控江源、左邻河陇、右达康藏”,“屏蔽天府、锁阴陲”的川西门户古城,他被深深的震撼和感动了。

  那“一段古城墙耸立在大山之间,大唐松州,茶马互市的遗迹,标注着这曾经是大唐的边塞。”那“飞马扬刀的时代已经过去,古城边塞也成为历史。血液里流淌的英雄情结,却永远也不会消失。”于是“是夜,枕着号角,听着城楼上悦耳的风铃。我梦见自己,披坚执锐,亲手点燃了松潘烽火台上的狼烟。面对城下的强敌,热血沸腾,微微一笑,歼敌弹指之间。”(《松潘古城的狼烟》)

  “人生的宇宙其实是在原野里。如果哪个人准确、深远地看到了这宇宙,并且被这宇宙生动地感知,他是值得的。”(林染)刘雨秋的心灵家园在大西北,当他在一路向西的路上看到若尔盖草原时,他突然想起林然的这段话,不由的欣喜若狂。若尔盖草原,不就是他日思夜想的人生宇宙吗?于是他抖落全部牵挂,像一个心智清醒而高远的诗人,把一腔热爱倾注若尔盖草原。

  “我不写若尔盖,天下草原皆是如此纯净、宏大,我不说城市,天下城市皆是如此拥挤、喧哗。一个个来自城市、向往草原的人,就只为感受蓝天白云的纯净,天地合一的宽广,从草原带走祥和和宁静,扔下红尘中总也舍不下的一世芳华。”(《若尔盖草原》)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对大西北的依恋和追寻,使刘雨秋有机会在一路向西的路上演绎自己的诗和远方。西行路上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都是他在创作时所依托的背景,都是他艺术之河的源泉。作为诗人,他对自然界,特别对西部的感知是深切的。他来到黄河九曲第一湾时恰逢日落时分,当夕阳一点点变红朝山边落下去时,整个河谷笼罩在了一片金黄之中。黄河岸边碧草青青,野花遍地,他躺在花草丛中用心聆听着母亲河的滔滔水声,仿佛看见黄河之水犹如仙女的飘带自天边缓缓飘来,在四川边上轻轻抚了一下又转身飘回青海,在大西北的土地留下了“生命轮回”、“日月轮回” 的九曲黄河第一湾。

  是的,“不到西北,不知道人的渺小。不看到黄河第一湾,就不懂什么叫不屈不挠。黄河还在,白云还在,只是没有了羌笛的悠扬,守边戍土的英灵也沿着黄河之水,回归故乡。多少屈辱,多少悲壮。古老的黄河见证着:一个个辉煌,一段段悲伤。不想再听到:《黄河大合唱》——一个民族忍无可忍的怒吼。不屈的黄河,请你永远撑起整个中华民族的脊梁。”(《黄河九曲第一湾》)

  浪迹大西北是刘雨秋迫不及待的行程,仿佛有一种神秘的暗示在提醒着他,使他有一种预感,不赶快出发,西行路上自己特别心仪的景点就会消失,而永远错过。“在那里,世间的纷争远了,喧沸的人群远了,一个西部诗人用心灵所热爱的一片自然,与他对望着。久远的暗示流动在风里,人所言说的神秘的遭遇,就有可能出现在对望的时刻。”(特尼贡)

  可喜的是他刚好没有错过,那神秘的遭遇也没有在他与景点对望的时刻发生。“一片葱郁的树尖顶着夕阳,一片蓝天笼盖着深沟里的村庄,一条清澈的小溪欢快地绕村流淌。捧起一捧晶莹的溪水,在赤日炎炎的盛夏,却感到一股透心的清凉。”(《九寨沟——荷叶寨》)九寨沟是世界自然遗产、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国家AAAAA级旅游景区,桂冠多得难以记录,景色美得无法形容。“黄昏的风在沟里轻轻吹荡,靸着拖鞋,走在鲜花遍地的小路上,仿佛不是在离家数千里的荷叶寨,而是身在遥远的故乡。”(《九寨沟——荷叶寨》)

  听说震后的九寨沟诺日朗瀑布消失了,西游记中最经典的那一幕再也看不到了,一如那年尼泊尔大震和香格里拉的大火,戳痛了多少人的诗和远方。但愿刘雨秋的《九寨沟——荷叶寨》还在,那他的诗和远方就在。

  对于刘雨秋来讲,《一路向西》仅仅是刚刚起步。而诗和远方,有些诗和远方已经抵达,有些诗和远方还在远方。

  相信他,有朝一日,一定会到达西部,找到自己的诗和远方。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刘雨秋诗歌欣赏


一路向西


蠢动了无数个春秋

压抑了很久的漂泊情结

今天得以如黄河泛滥般宣泄

古城的狼烟,古道的昏鸦,阴山的风沙,与

庄严的腾格里,时时

把一抹思念的阳光

顽强地穿透,尘封很久的心底

丝绸古道上反弹的琵琶

是否,还在向我深情地召唤?

莫高窟里飞天的身影

是否?还在为我轻吹等候千年的羌笛

抛弃一切红尘的思维,放下心里的一切得失

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

将心灵又一次放飞

一路向西,一路向西

神秘的大西北,才是

我心灵的归宿之地!

汶川怀想

那么近,从2008年5月12日

心里就一直萦绕,一直缠绵

那么远,贵州到汶川

千山万水,关山重重

被红尘锁住了自由的翅膀

只在一个个不眠之夜,和着永远流不尽的泪水

写下一篇篇的悼念与悲伤

今日的汶川,映秀

一片有条不紊,一片生机盎然

一片片滑落的山体

一段段残破废弃的公路

才能让人回忆当年

那个惨痛的日子

多么希望那只是个噩梦:

时光倒流,定格

一片片废墟幻影般恢复

一个个鲜活的身影从废墟中爬出,站起

微笑着回到自己幸福的家园

——永远也不经过2008年5月12日,这条

生死之线

松潘古城的狼烟

一段古城墙耸立在大山之间

大唐松州,茶马互市的遗迹,标注着

这曾经是大唐的边塞

蜿蜒的长城,挡住了多少

觊觎江南繁华的胡人的眼光

也破灭了多少戍边战士渴望

天伦之乐的梦想

城池毁灭,重生,疆土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旌旗千年依旧

只有古城残破的城墙,诉说着

经历千年水与火的沧桑

擂一通唐朝的战鼓,圆我戍边的英雄之梦

打马扬威疆场

飞马扬刀的时代已经过去

古城边塞也成为历史

血液里流淌的英雄情结

却永远也不会消失

是夜,枕着号角,听着城楼上悦耳的风铃

我梦见自己,披坚执锐,亲手

点燃了松潘烽火台上的狼烟

面对城下的强敌,热血沸腾,

微微一笑,歼敌弹指之间

若尔盖草原

如果不是扑鼻而来的牛粪味与草香

心底不会涌起一阵久违的激荡

如果不是蒙古包上升起的炊烟

还以为就是千万头中的一头牛羊

一望无际,碧绿天涯?宁静祥和,与世无争?

一切修饰都无法形容

一切言语都无法表达

山坡上的牧羊女,头顶蓝天

手中挥舞的一片片白云

就是她向客人敬献上的纯洁的哈达

我不写若尔盖,天下草原皆是如此纯净,宏大

我不说城市,天下城市皆是如此拥挤,喧哗

一个个来自城市,向往草原的人

就只为感受蓝天白云的纯净,天地合一的宽广

从草原带走祥和和宁静,扔下

红尘中总也舍不下的一世芳华

黄河九曲第一湾

清翠无边的草原上,九曲十八弯

妖娆得如少女的腰肢

一曲一段动人的故事,一湾一种风采

清清的河水,晶莹见底

柔媚得如刚进门的新媳妇

这会是我在宁夏,内蒙看到的那条

黄色的猛龙?

不到西北,不知道人的渺小

不看到黄河第一湾

就不懂什么叫不屈不挠

黄河还在,白云还在,只是没有了

羌笛的悠扬

守边戍土的英灵

也沿着黄河之水,回归故乡

多少屈辱,多少悲壮

古老的黄河见证着:一个个辉煌,一段段悲伤

不想再听到:

《黄河大合唱》——一个民族

忍无可忍的怒吼

不屈的黄河,请你永远撑起

整个中华民族的脊梁

九寨沟

——荷叶寨

一片葱郁的树尖顶着夕阳

一片蓝天笼盖着深沟里的村庄

一条清澈的小溪欢快地绕村流淌

捧起一捧晶莹的溪水,在赤日炎炎的盛夏

却感到一股透心的清凉

一片片荷叶,一朵朵荷花,让人

仿佛置身于江南水乡

远离市井,远离喧嚣的心情

瞬间充斥心上

桃花坞里没有桃花,老婆饼里没有老婆

荷叶沟,荷叶寨,却因为有了荷花

而美名远扬

黄昏的风在沟里轻轻吹荡

靸着拖鞋,走在鲜花遍地的小路上

仿佛不是在离家数千里的荷叶寨

而是身在遥远的故乡

第一次,远离家乡那么久

伸手可触的情感中

只有满足,没有思乡



  文字:张朝霞

  责编:吴阳阳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