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隰县玉露香梨

主题: 隰县歼灭战纪实(艾柏 林夫)

  • 霜林醉
楼主回复
  • 阅读:8804
  • 回复:9
  • 发表于:2010/10/26 8:09:45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隰县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隰 县 歼 灭 战 纪 实


 


艾柏  林夫


 


  隰县城是阎锡山统治隰、蒲、石楼、中阳、大宁、汾西七县的领导中心。在他正式投降日本前,曾在这里住了三个月,为了维护封建专制的长久统治,自民国二十年起,他就在隰县开始内战军事建设。据这次被俘的胡芳珍少将参谋长称;周围碉堡五十余座,交通壕二万多公尺。主要阵地为城东北之堆金山,工事由正顶向东北伸展,大碉配小碉、明碉配暗碉,层层而下,均由交通沟互相沟通,并有地道由城内直通山顶碉堡。各碉堡之间互相有交通沟通达,火力均可互相呼应,在我军解放前,反动派的将军们,还正在堆金山上建立一座工程浩大的“坚心碉”。土皇帝阎锡山,以为这座“铁壁堡垒”是永不可攻破的,但在百战百胜的八路军面前,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被攻克了。

 


拿 下 堆 金 山


 
  扫清隰县城外围据点的战斗,于1946年11月25日从南、西、北三面同时开始,担任进攻外围主要据点堆金山的部队,分由正南、东南两路向堆金山推进,守敌均不堪一击,弃堡逃窜。至廿七日下午四时,我军即顺利占领堆金山西南两座主堡,控制山顶的主要阵地。该阵地为石壁碉堡,壁厚约尺许,沿碉堡东北,西南挖取宽达二丈五尺及两丈深的外壕,挖出的泥土,又沿着壕坡筑起高达丈余,厚及五、六尺的围墙,有“护城墙”之称。主堡东南有土堡,东北有石碉,火力均可侧射。阵地前为八百公尺的开阔地,易守难攻。我军廿七日七点二十分,以机枪、迫击炮、山炮为先导,攻击开始了。部队即沿着交通壕开始了运动,阎军以猛烈火力顽抗,炮弹不停地在我军阵地附近爆炸,机枪密集如雨。但我军的火力更强烈,迫击炮弹爆炸在敌军工事前沿,山炮弹准确地命中碉堡正中,两丈多高的石墙,从上至下,完全炸塌。指导员在高呼着:“打得好!”当司号员吹响军号时,我英勇战士即冒着浓烟跃进,两分钟内即通过八百公尺开阔地,接近了阎军的外壕,手榴弹犹如雨点般的投进了碉堡,爆炸声音有如雷响。但是运到的梯子太短,阎军的火力展开,突击队又机动撤回隐蔽地,组织第二次冲锋。
  我军重新配备了火力,阎军的侧射火力被压倒了,开始了第二次冲锋。某营营长,教导员亲自带领二、三两连,从东南、东北两路,向主碉突击。“跟我来!”二连副连长赵子良喊了一声,满身插着手榴弹的战士们,即冒着阎军的火力,跑步接近了碉堡。张书仁的投弹班,即将密集的手榴弹,一个接着一个投向阎军阵地,坚持了十分钟之久,掩护梯子组搭起了云梯。云梯搭起时,副连长赵子良、二班班长贾龙恩,均英勇地牺牲了,战斗员们更增加了对阎军的仇恨,喊出了“为死者复仇”的口号。副班长代替了班长的职务,战士争先冲上云梯,一拥向前,压断了两条梯橙,突击队员张永和,就顺着土塄溜了下去,搭起了壕那面的云梯。部队迅速地越过外壕,冲上了碉堡,把胜利的旗帜插上了主堡,指挥员们喜的大叫起来:“上去了”。
  这重要阵地被我军夺取后,驻守东南土堡阎军,即望风逃窜。我英勇健儿即一鼓气继续向西南阎军纵深迫击。一连攻克山顶上八座碉堡,阎军之督战队在战场上杀了五、六个后退的士兵,企图挽回其垂危的形势,但均属徒劳。堆金山终于完全被八路军占领了。阎军唯一的一门山炮也没有来得及拉走,完整的还留在阵地上。战士们高兴地歌唱着:“不要吵,不要闹,得了迫击炮,山炮也收到。”此时,各路我军已扫清了城外围所有碉堡,城内阎军已成翁中之鳖。

 


攻 克 隰 县 城


 
  28日早晨,攻城的命令下达了,指挥员让大家白天睡觉,晚上攻城,但谁也着急的合不上眼,反而更加兴奋。架梯组的某部一排长高禄生同志,提高嗓子在宣誓:“搭不上云梯不回来”。突击组里为着争取第一个爬梯子,从阎军解放出来而参加八路军的战士张锁说:“自解放后,我还没有打什好仗,现在我已懂得为人民服务,即使牺牲了,也不亏做人”。所有的人都在忙着擦枪、上油、修工具……连饭都顾不上吃。
  下午三点钟,队伍开始移动了,从四方八面向隰县城包围垄来,数十门山炮、迫击炮,轻重机枪运动到指定的阵地上,这时城里的阎军已经着了慌,向各处盲目地打枪。进攻的行列前进着,一箱、一箱的炮弹、手榴弹、担架、云梯……漫长的人群继续不断向前行动,这时阎军机枪扫射过来,在我军前进的路上,有几个地方是难于通过的,战斗员们沿着山崖的弯曲处,一起一伏地继续前进,逼近了黄色土城。
  攻城的号角响了,南北的炮声首先响起,每一个战士的血管特别紧张起来,担任东南攻击的指挥员下命令:“开炮!”神炮手紧张地装进了炮弹,第一炮即命中了东南角的石碉,烟尘起处,碉堡塌倒了,猛烈的炮火继续发射,部队即随之接近城墙,城上的阎军还妄想挣扎,拚命地往外投手榴弹一颗两颗甚至几十颗,一齐往下倾倒,但在我山炮、追击炮、机关枪的连续轰炸下,阎军被压的抬不起头来,英勇的架梯组,早已冲过外壕里的地雷群,将云梯直竖起来,突击组健儿在陈保锁率领下,迅速地爬了上去。阎军着急了,投下了三、四个特号炸弹,满梯子的人被打落在城底,五班六班全体负伤了。但八路军坚持着又是一阵猛烈的炮轰,阎军的阵地已被摧毁了。八班、九班遂由打开的缺口冲上城头,一颗手榴弹将战壕里的三个敌人炸的血肉横飞,五班六班负伤的英雄们,二次又爬上了云梯,指挥员要他们下去休息,谁都不肯,并坚决地说:“没有死一定要完成任务。”同时间、东南城头已为我军攻占。
  此时溃败阎军尚未放下武器,城内巷战激剧展开,营长张健、副营长郭士界带着九连、七连向南北纵深发展着,敌人企图以密集的机枪封锁路口,当我一阵手榴弹投进去,不少的敌人倒下了,两个阎顽小兵拚命地向前跑着,在二十五团团部的门口,被我军一阵喊“打”的怒吼,吓的蹲了下来,两支步枪被缴了。在另一端贺排长带着五班六班,虽已大部负伤,但他们为了活捉杨澄源,遂以加快的步伐直奔“北兴城”。刚刚到门口,六个张皇失措的敌人便被缴了械。从他们的口里,我们知道了敌人指挥所的所在地,战士们即冲向东北城角,在第三重围墙里,神速的健儿们,成散兵线绕了过去。阎军正准备从地洞突围,男的、女的、毛驴、马匹混成一团,然而他们的行动太迟了。贺排长一声喊“打”,一颗手榴弹落到了明灯照着的阎军指挥所门口,一个阎军默不作声倒了下去,三个呼叫着在地底下打滚。这时候里边一个阎军军官说:“不要打,我们缴枪!”“过来一个,其余人放下武器不许动!”三百多人立刻举起了双手,一个一个站到另一边,战士们即很快由人丛窜过去奔向杨澄源上将的住院时,这位阎锡山在晋西地区的总指挥,正对着阎锡山拍来的援兵无望……的复电叹气。他见到八路军进去了,面色苍白地说:“对不起,打了几天”。几天来要活捉杨澄源的勇士们,亲眼看到他的被俘,都欢欣地喊着:“这下任务可完成了。”
  北门及南门上的爬城勇士们,均已进入城内,全城里到处照耀着通红的火把,一队一队的八路军健儿,在继续搜集暗藏的敌人。三千五百名阎军和工作人员,无一漏网,枪声逐渐稀落,胜利的号角昂扬地响起,这座被阎锡山视为不可攻克的“铁壁堡垒”,从此已告破灭。

                     


(霜林醉按:本文原载1946年《晋绥日报》。资料由隰县南大街农机宾馆二楼隰
县在线电脑培训室输入。向付出辛勤劳动的工作人员致谢!)

  
  • 平民闲话
  • 发表于:2010/10/26 9:55:40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0)
(0)
  
  • 我爱隰州
  • 发表于:2010/10/27 13:24:12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多好的帖子,魅力隰州来之不易,我们要好好要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为隰县的进一步繁荣发展努力工作!
(0)
(0)
  
  • 公安丁丁
  • 发表于:2010/10/27 14:11:32
  1. 4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谢谢霜林醉先生多次为我们提供这么好的帖子,魅力隰州来之不易啊!
(0)
(0)
  
  • 我爱隰州
  • 发表于:2010/10/27 17:10:40
  1. 6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哈哈,以上帖子有误,谢谢5楼的提醒,改为:多好的帖子,魅力隰州来之不易,我们应好好珍惜这美好的生活,为隰县的进一步繁荣发展努力工作! 
(0)
(0)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